公司相册更多

发布博文香港刘伯温四不像必出一肖


10学者网谏汪洋之八:改革需超越威权主义模式


更新时间:2021-09-23  

  □ 呙中校 (2003年9月与老亨、金心异合力打造因特虎。2003年12月获年度“网络新锐人物”称号。)

  [编者按]2008年春节前夕,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和省长黄华华通过奥一网等广东主要新闻网站给网友的一封拜年信引起了广泛关注。汪洋、黄华华在信中赞扬网民对广东发展作出的贡献,并表示愿向网民“求计问策”、接受网民监督。此举得到了民间热情赞扬和《人民日报》

  与此同时,由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的“我为广东科学发展建言献策”网上征文活动,得到奥一网网民的积极回应

  ”。“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已经成为3344万广东网民的基本共识,网上也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讨论热潮。为践行汪洋书记、黄华华省长“灌水”、“拍砖”之热邀,同时顺应广大民众争当“网络公民”之热望,即日起,奥一网联合搜狐等国内各大门户网站、社区论坛,推出“我为广东科学发展建言献策之10学者捎话汪书记”大型主题活动。今日刊发第八篇,原题为《利益如何分 宝钗有一套》,现全文刊载如下:

  在新的形势下,如何才是真正的解放思想,这的确是一个费思量的问题。最近一两个月以来,笔者在深圳也参加过几次解放思想的座谈会,发现社会舆论和民间气氛都调动起来了,各级政府部门上下都是一片“解放思想,叫板×××”之声,更有甚者把最新的一些项目或成果匆匆整理出来,说是“解放思想”的最新成果。

  为此,笔者不禁想到十年前写过的一篇文章。1997年针对四川长虹老总倪润峰非常推崇王熙凤的管理,我写了一篇题为《王熙凤:管家耶?败家耶?》的文章,批判王熙凤管理模式,而赞赏贾探春与薛宝钗在贾府进行的一场管理改革。现在提倡思想解放,不禁想起其实贾府的那场改革不仅是MBA的精彩案例,而且还有更深的东西可挖,与我们三十年的改革有不少相似对比之处。

  经过改革二十多年后我们才回到薛宝钗提出的问题上,才开始真正关注到分配不公,两极分化,才开始解决人民群众看病难住房难的民生问题,才开始关注环境污染、生态失衡问题……此外,在东亚其他地区,威权主义实行多年容易出现的贪污腐败严重、权贵或裙带资本主义问题,在中国的改革中也不例外。这就是我们的改革与贾府那场改革最大的不同所在。

  贾府那场改革与我们三十年前的改革,都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改革,都有一个思想解放的过程

  当年贾府的那场改革出现在王熙凤抱病休养之际,王夫人差李纨、探春与宝钗等人共同打理贾府,其中李纨虽是名义上的老大,但是“厚道多恩无罚”,是下人眼中的老好人,真正决策作主的还是探春与宝钗。三人治理贾府的时间不长,但风格与王熙凤迥异,给人以务实、清新之感,不但为贾家开源节流,且深得荣府下人之心。

  在我看来,贾府的那场改革在不少方面与我们三十年前的改革竟是那么的相似!都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改革;改革伊始都有一个思想解放的过程;改革都是从承包制开始的。探春把园子里的维护管理下放给老妈妈,我们的改革是从农村的土地承包责任制开始;改革之前都是集权统治,贾府里王熙凤是大权独揽,指令行事,我们改革之前更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改革之后都形成一定程度的民主机制;更让人惊奇的是,改革的关键最后都落在利益分配问题上。不同的是,贾府的改革一开始就注意到利益分配的平衡问题,而我们的改革要到30年之后反思改革时才关心到分配不公、两极分化、法治不彰、生态失衡、环境破坏的恶果。

  两场改革,尽管规模大小有云霄之别,而且一个是正在进行的宏大历史,一个只是文学家的艺术想像,但二者为何有那么多的相似性?显然,这是因为古往今来的改革都还是有一套共同的规律可循的。在我们重提思想解放的今天,无论是重新品读红楼梦,还是反思改革三十年,都不可否认改革能否顺利进行、改革最终能否成功,与改革前和改革进行中的思想解放有密切关系,而思想能否真正解放,则在于有真正的讨论和辩论。

  什么是真正的讨论和辩论?首先是改革相关方能否公平参与讨论,如果不公平,抬一方打一方,讨论自然难以进行。其次是讨论能否公开,也就是确保大家都能获得关于改革的各种信息,这也是讨论公平进行的基础。第三是讨论要充分有序。

  改革前的讨论能否公平、公开、充分、有序,这是改革能否启动的第一步,也是事关改革成败的直接因素。贾府的这场小改革,虽然自上而下,虽然规模很小,但是事前李纨、探春与宝钗几人在大观园里还是有合议,有讨论,也有征求老婆子老妈子的意见。三十年前我们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也是非常全面地展开。

  话说回来,同志当年讲过“不争论”。这是在1990年针对当时左倾势力对改革的攻击而讲的,不争论的对象是指“姓社姓资”这类意识形态问题。然而,近十几年来的改革中,www.294343.com,这三个字却被人断章取义,把不争论的范围无限扩大,只要是领导想上想干的,都不许争论,结果形成王熙凤式的一权独大,贪污滥权,为所欲为,这个名义上精明无比的大管家,其实正是贾府的大败家子。试看我们的党政系统、国有企业里面,王熙凤这类败家子有多少呢?因此,不论从思想解放来说,还是从今后的改革来说,我们都要告别“不争论”,而且要大胆争论,要公平、公开、充分、有序的争论、讨论和辩论!

  精英主导和威权主义发展到一定程度,需要一个更民主的决策过程,得到一个更科学的发展路线图

  贾府那场小改革的成效怎么样,《红楼梦》里没有更多交代,不过从当时实施的情况来看,园子有专人精心打理,而且还能开源节流,贾母、王夫人那边自然认可,婆子们有了点收入,工作积极性自然提高,其他人在宝钗“全大体”的精神指导下,也能从改革中获得“小惠”,改革创造了多赢局面,当然皆大欢喜。

  当然,如果说到贾府最后还是衰败了,其原因主要是“宏观”的,“微观”上则是与王熙凤的治理不善直接相关。有人兴许会假设,如果王熙凤这次病殁身故,探春、宝钗继续管治贾府,其结果又会如何?这个问题对于当下的中国其实是有探讨意义的,我的看法是局部的改革或者说财政经济领域的改革应该可以勉强维系贾府,但是腐朽的“封建制度”没有根本改变,贾府最终也难逃衰败没落的命运。

  比较贾府改革的前后,就知民心向背、历史潮流。王熙凤是何等精明强干之人,但只是后集权时代的末代管治者,日渐式微。从表面看,贾府的下人们都怕她,敬畏她,实际上呢,下人们也钻空子偷懒耍性,尤其是在贾母去世之后,王熙凤权威顿失,人使唤不动,钱也调不动。显然,王熙凤的权威来自于贾母这个“强权”,贾母一死她的靠山就倒了。这与我们三十年前的改革背景又有惊人相似:改革前的中,“”不也是仗着靠山而胡作非为吗?“”倒台后的“两个凡是”支持者,不也是循着“文革”后集权时代的余威而继续横行吗?

  对于刚从集权制度下摆脱出来的发展中地区往往会经历一个威权主义的阶段。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如此,二战以后的东南亚一些国家如此。威权主义以国家利益优先,为了保持政治稳定不容许有挑战权威的势力存在,采取精英治国策略推动经济发展,大大加快了这些地区的现代化进程。有意思的是,这些威权主义者基本都是以经济建设为重点,探春在贾府的改革思想也是以“利”为主导。

  在中国的改革开放进行三十年之后,我们发现靠一两个精英来探路、摸路,已经不能适应时代前进的需要。这是因为我们的改革进行到更深层次的时候,人们对改革的效率标准提高了,改革中出现的利益格局也让人们对精英的公正性产生疑问,客观上改革进行到这一层,需要一个更民主的决策过程,得到一个更科学的发展路线图,少走弯路,提高效率。

  因此,改革需要超越精英主导的威权主义模式,以科学民主的思想把改革引向深入。

  任何改革,最终都会归结到利益分配问题上。利益分配能否处理好,关系到改革的成败

  虽然同是改革者,宝钗和探春又不一样,前面说到,探春很像东亚地区的威权主义者,那么宝钗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探春改革的模式,按照第五十六章的章回名目是“兴利除宿弊”,重点是“利”,凡事以“利”先行,以“利”为激励手段。而宝钗的改革思想也体现在该章名目中,是“小惠全大体”,“全大体”是宝钗改革中考虑的重点。

  宝钗批评探春说:“才办了两天时事,就利欲熏心,把朱子都看虚浮了。你再出去见了那些利弊大事,越发把孔子也看虚了!”探春为自己辩护时引用《姬子》说:“登利禄之场,处运筹之界者,窃尧舜之词,背孔孟之道”,既然改革目的是要“利”,那不可避免要脱离孔孟之道。显示两人价值倾向明显有别。当李纨见她俩引经据典弄学问,批评她们不说正经事的时候,宝钗答道:“学问中便是正事。此刻于小事上用学问一提,那小事越发作高一层了。不拿学问提着,便都流入市俗去了。”

  读到宝钗这一句,我更对曹雪芹关于改革的深刻见识叹为观止!探春与宝钗的争论,只是显示了不同的价值倾向,李纨与宝钗的对谈,则显示出价值取向对于改革的重要性,因此宝钗的这个论述非常深刻,对改革成败非常关键。“不拿学问提着,便都流入市俗去了”。也就是说没有正确的价值取向,只追求单纯的经济利益的话,改革便要走向物欲横流的庸俗化!

  不仅如此,曹雪芹还在后面通过具体事例来体现。在探春提出承包责任制得到众老婆子的欢迎之后,宝钗马上想到这个改革方案的弊端:“如今这园里几十个老妈妈们,若只给了这个,那剩的也必抱怨不公。”为此她提出了修正方案,要求承包者年终时拿出若干钱来分给其他老婆子们,所谓利益均沾,成果共享。一点小惠就可全大体,妙哉宝钗!宝钗不是用迂腐的孔孟之道来约束改革,让探春这也不能动,那也不能动,而是以孔孟之道的至高境界来完善改革,不但显示了宝钗对改革的深刻见解,更体现宝钗对传统观念的超越和创造性运用,是具有哲学深度的思想大解放,是大智慧下的真正改革。我们不正是要达到这种境界吗?

  任何改革,最终都会归结到利益分配问题上。利益分配能否处理好,尤其是大多数人的利益能否得到体现,关系到改革的成败。

  如果说探春的改革以“利”为中心,那么宝钗的思想则是以“人”为出发点。从这点看,王熙凤、贾探春、薛宝钗三人的治理哲学似乎正好对应了现代中国的三个阶段:1979年以前是王熙凤式的集权主义,1979年后到21世纪初则是贾探春的利益先行的威权主义,而最近几年我们提倡“以人为本”“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的和谐社会,不正与薛宝钗的改革思想冥冥相通?

  呙中校,1975年出生,湖北石首人,毕业于武汉大学。2002年11月以“我为伊狂”的网名在网站发表万字长文《深圳,你被谁抛弃》,引起全国百万网民参与讨论。2003年1月通过南方都市报穿针引线,与时任深圳市长于幼军面对面对线月与老亨、金心异合力打造因特虎。2003年12月获年度“网络新锐人物”称号。2004年底,作为内地专才获邀往香港担任《亚洲周刊》编辑。